不知過了多久,眉小鈴拭乾了眼眶邊的淚,而後沉默。

她隨意地踏出房門外頭,到了忙碌著的廚房裡頭端了一盤午膳回到房裡,然後又把門板闔上。

滿滿的心痛與心傷的她,那拿著筷子的纖手在夾著菜餚的時候還是會因為思及了他而微微地顫著,就連眼淚也不聽她的號令地偷偷掉下了好幾顆,但是,她告訴自己,既然他已經要娶親了,那麼,她就該把這個不可能的夢給放下。

她不是一個不知輕重的人!

就這麼悶在自己的房裡、食不知味地將所有的膳食慢慢吃完的她一回過神來的時候卻已經是兩刻鐘過了的時候了。

為什麼痛苦的時間總是特別的長呢!?

或許是因為那痛苦在自己的心中是很刻骨銘心的吧!?

想至此,原本又淚湧眼眶的眉小鈴不禁仰頭、咬唇,再將滿腹的苦楚逼回了心裡,她其實很明白自己這麼做是徒勞無功的,但是......她不想要再掉淚了!

這不是為了什麼,而是為了她自己。

如果他命定裡根本就不屬於她,那麼她也只好認命;因為她沒有多餘的勇氣去爭取,也因為“愛情”不是可以隨自己高興的東西,有時候喜歡自己的人、自己根本不愛,但是自己喜歡的、他卻一點都不在乎自己。

“愛情”不是可以隨手操縱的。

眉小鈴無語,一邊嘗著心痛的感覺。

她不想再去思考這件事了,因為那會使她繼續沉淪在巨大的心痛之下,在愛情裡臣服為奴僕,只是,說的容易,做起來卻是很難。

她露出一抹苦笑,笑中有濃郁的絕望。

一語不發地起身,在以綾巾拭淨了她的小臉之後,她慢慢地走出房門,接著便直直地往王府的偏廳方向踱去;也不知道她何時坐到秋楓的身邊的,她兩眼無神地看著春香與冬雪交相討論,一旁的秋楓察覺到她的心不在焉之後,則是一臉的關心。

「小鈴......」秋楓蹙起了細眉,喚了她一句,但是沒見她反應,於是轉過頭以眼神示意,要另一頭的夏荷去沖幾杯茶來;夏荷點點頭,然後這才起身走出了偏廳。

這時候,春香與冬雪也交談完畢了,秋楓於是用眼神再度示意她們先去忙自己手上的事情,把空間留給暫時她們;春香與冬雪一起望向秋楓身畔的眉小鈴之後便將手裡的嫁衣樣本擱在几上,在緩緩點頭之後也跟著夏荷先行轉身離去。

「小鈴,秋楓姐知道妳很難過,不過......」

眉小鈴因為秋楓的話而微然回神來,望著她正一臉憂慮地望著她、一手拍著她的細肩安慰著的模樣,她緩慢流下了淚。

將眉小鈴擁入懷裡安撫的秋楓皺起眉,「別哭了,小鈴,妳要相信王爺啊......」

「對不起,我......」眉小鈴忍著哭聲,沙啞地啟口。

「王爺要妳這麼做或許是有用意的,小鈴,妳就在這些樣式裡頭挑一件妳喜歡的喜衣吧?」秋楓循循善誘,聞言的眉小鈴的淚水卻愈掉愈快。

為什麼連秋楓姐都......

她現在終於明白為人挑嫁衣的悲哀了。

秋楓望著自己的為難樣子讓她再度不忍,只好擦乾了臉上的淚痕、咬牙。

「我......挑......」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