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沒轍地自眉小鈴的屋子踱出來的錦王一手按著太陽穴,一邊喃喃自語。

「該死的......」他怎麼會被那笨女人耍著玩呢!?她明明就是他救來的,為什麼他還得對她該死的言聽計從!?
他一定是太累了......

對!

甩著差點被迷惑而去的神志,試圖讓自己快點清醒的錦王正要踏出長廊外的時候,冷不防碰上了正愁著臉色、露出一抹擔憂神情的秋楓,眼看著她往眉小鈴的房門望來,那視線只在門上停留了好一下子才轉到他的身上。

「王爺?」

發現錦王正站在眉小鈴的房門前附近的秋楓捺不住滿心的好奇地朝他瞥來,眸中明顯的探究更加讓他頭痛了起來;抬眸瞅了秋楓一眼的錦王撇撇嘴,然後沒有回答地轉身踱向另一邊的廊道,正欲離開之際,秋楓卻是追了上來,走在他的身後。

「什麼事?」感到有點不快,錦王沉沉出聲;秋楓一聽,也知道王爺現在的心情並不是很好,因而有點小心翼翼地開口詢問。

「王爺......眉姑娘她......她要緊嗎?」一邊說話還一邊仔細地瞧著錦王那俊美的側臉,秋楓總覺得錦王的不悅情緒似乎是因為眉小鈴的關係......況且,她的王爺剛才還獨自站在眉小鈴的房門前方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的......

總言之,事出必有因。

瞥了眼秋楓那小心的樣子,錦王忽然間扯扯唇,覺得有點好笑:「妳想知道那笨女人的情況?」

秋楓一怔,這才明白了王爺話中所指的『笨女人』即是眉小鈴,這才點頭:「是,因為她身上還有許多傷痕沒有處理......」

錦王臭著臉,速答:「......她的傷我已經替她上好藥了。」

「啊?」聞言,秋楓瞬間很是訝異地眨眼,她聽錯了吧!?王爺他......竟然替個女孩家上藥!?而且那傷痕還是在......

有點嚇到的秋楓瞠著眼,讓瞥見了她那張驚詫神情的錦王有點不解地開口,「怎麼?有哪裡不對嗎!?」

「這......王爺,她身上的傷口應該是在背部......」秋楓眨了眨眼,繼續說道,沒想到錦王卻是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對住她,點頭。

「沒錯啊!」難道這有哪裡不對了!?

秋楓期期艾艾地扭著手指,以兩人都聽得見的音量、有點狐疑地喃喃:「那是在背部的傷痕......您......您要怎麼替她上藥呢!?」

被問至重點處的錦王隨即一怔。

對!這才是問題所在吧......

因此,意識到自己剛才對那笨女人做了些什麼的時候,他忽然止住了話,俊臉漫上可疑的淺紅,支吾:「沒有怎麼辦......」撇首的他感到頰上正襲來一股奇怪的燙熱,因而打算伸手悄然掩飾,沒想到秋楓見著了,然後她便在瞬間知曉了內情,悶笑。

原來是這樣啊......不過,王爺什麼時候這麼好心了!?竟然替個姑娘家親自上藥......唔......這行為還真是有點令人費解啊!

秋楓轉著慧黠的瞳眸,微笑;如果是她猜測的那般便好了。

「喔......」抬眸望了頗覺得不自在的錦王一眼,正努力地忍笑著的秋楓不敢笑出聲。

「那......那本王要先下去休息了,那笨女人......」語氣尷尬,「就先交給妳處理了,記得每天按照三餐替她上藥。」

「是。」目送著錦王那有點急促的步伐,秋楓露出一抹頗有深意的微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