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王無言地瞪著她,望著她不願與他相望的視線裡頭灑了一抹失落,仍舊不解。

「......我想,芸芸她......是個好姑娘,如果你沒有意中人的話,芸芸是個好的選擇對象。」故意忽略了她喉嚨底部的哽咽情緒並把它完美地壓下掩蓋在她那張漠然的神情下方,眉小鈴這麼逼迫自己將她的與馬芸芸的諾言跟錦王說了出口,然後不敢抬頭看現在的他究竟是何種的表情。

仔細地覷著她的面上表情一會兒之後,錦王頓感不快地鬆開她,在聽見這句話的同時間還有滿腹的詫異與不明白,而且他的胸口像是被什麼重擊過般的窒悶,他微然睜眼瞪住仍然不敢與他四目相對的她,於深深吸氣之後,吐出一口氣息:「為什麼妳突然這麼說?」

「......」眉小鈴咬唇垂睫,忽然沉默住了。

「說!」錦王怒著鳳眼,眼底盛著濃厚的懷疑,命令的語氣教眉小鈴忍不住跟著一抖細肩。

「......沒有......」

「妳想欺騙誰!?我嗎!?」錦王跟著冷聲道著,鳳眼裡頭有一閃而逝的歎息與狐疑,「早在我們同桌用膳時間裡,我就發現了妳的臉色很不尋常,妳到底瞞了我些什麼沒有說出來!?」兀自抑制著自己即將到口的怒吼聲,他刻意讓自己的聲音聽來既低又沉,但是其中仍然夾雜著威脅的語氣。

他想要知道她如此說的原因,還有,馬芸芸究竟跟她說了些什麼話!

眉小鈴蹙緊了細眉,掙扎著。

「我沒有......我只是覺得芸芸......她與你很相配而已。」咬著唇,一邊說著會讓自己的心受傷的反話的眉小鈴暗自一陣的哽咽,只可惜錦王沒有發覺,仍舊怒火燒熾地瞪著她,「只是這樣......」

「什麼叫“她與你很相配”!?」錦王聽了,登時怒極,冷不防地由唇畔爆出一串的冷笑,步步進逼滿臉訝異的眉小鈴,冷聲:「妳什麼時候有權利插手我這個王爺的婚姻了!?究竟是誰給妳權力來干涉本王的事情!?」

他的幾句話便將心傷的眉小鈴給逼到傷心的黑暗角落,她蒼白著臉蛋、一副不可思議地怔愣著,睜著大大的一雙水眸、瞬間愕愣在原地,「我......」

錦王見她滿面的錯愕與難過的神情,除了震訝之餘,他便馬上在心中暗暗責備起自己的出口莽撞,不只害她傷心難過還傷了她的自尊;但是他轉念想了一想,他現在燃起的怒火並沒有半點錯誤,因為她的確沒有半點權力去干涉他這個親王的所有事,當然也包括未來他要娶誰為王妃的這件事情。

但是,他氣的是她竟要把他推給馬芸芸!

「我......」錦王的瞪視教她忍不住因此紅了眼眶,然後淚水就這麼紛紛掉落,而後,她掩面哽泣的樣子看來格外教人心憐。

看見她一聲不響地落淚,錦王馬上一陣愕然,「妳......」

「你這個大笨蛋──!」眉小鈴立即轉身拔足快速地奔離了闃暗的後園,亦在錦王那散出道道懊惱的眸光下旋身離開。

他以為她是抱著何種的心情與他提及這件事的!?她也有她的難處與傷心之處好嗎!?

結果,他不明白她的痛處也就算了,還罵了她一堆渾話,他果然是個大笨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