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小鈴心事重重地垂著首,一頭因為準備要就寢而鬆下的長髮隨著她輕慢踱踏的步履跟著夜風輕飄於這個空間裡頭,走在長長而顯得幽暗的長廊下方的她的表情是朦朧而看不清的,逆著月光的她緩慢地來到了後園的欄杆邊沿,然後無語地靠著欄杆,一邊仰首遙望著天上明月。

明亮的月光讓她的思緒忍不住再度迴轉起來,她想起了她命運坎坷的前十幾年,原本她以為這樣倒楣的自己根本不會有一日是可以喘口氣息的,怎麼在這沒多久的時間之後,她卻偏偏遇上了可以扭轉她的未來的人。

那個人便是錦王,一個又冷又傲的男人。

眉小鈴緩慢地歎口氣,眼底滿是不捨地回過神來,收回了自己的眸光轉而就著漆黑打量地望著四周在夜裡看不清楚的錦王府的偌大後院,據說這座是京城裡頭除了皇宮之外的最美麗建築物。

這座美麗的城堡也有一位美麗高貴的主人,那便是錦王;而像是個陌生人誤闖進入的她......卻只是個一無是處的醜姑娘。

他與她的差別她都明白於心,她傷心難過卻也於事無補;忍不住低首望了望自己,就算她與錦王同處一室,她也還是原來的她,一點都沒有改變,是個沒有背景的平民女子,而且還是個平常而普通的女人、沒有特殊而過人的地方。

她......根本不配跟錦王住在一起,就算她只是靠近他一點點,都會不禁自己自慚形穢起來;因為她是個平民,比不上與錦王可算是門當戶對的右相千金,馬芸芸!

或許......她該成全他們才是,何況,芸芸還是她人生中的第二個好朋友,她不能對她毀約。

落寞而心痛地制止自己再去思考的眉小鈴忍不住輕輕仰起頭來,想要逼回那已在她眼眶底泛濫的透明淚水,正想抬手以袖口抹去的剎那間,她卻聽見有一道腳步聲音正朝著她的方向走來,詫異之餘,於是趕緊動動手揩去她眼角的晶淚,不想讓誰看見。

「那麼晚了是誰在那裡?」當她出聲發出疑問句的同時間,那個人卻已經在逆光的月下走了好幾大步,神態閒散中但見嚴冷,但是那個人卻在即將要進入廊底的那個出口前停住了步伐,然後,兩道就算在月下也依然顯得炯然的目光就定定地朝著她盼來,接著便於朦朧月下現出半張俊美的臉龐。

「是本王。」沉沉而好聽的嗓音低低地於夜裡隨風輕飄,讓眉小鈴忍不住驚訝。

錦王......他怎麼也還沒睡!?

眉小鈴一聽,瞬間傻愣住了,等著男人自己自動走上前來,瞬間,出現在她眼前的這張臉龐是她再也熟悉不過的臉孔,而這個人便是錦王。

「......」可是,她現在不太想看到他。

「等等!」瞥了她一眼、不自在地咳了聲,錦王見她轉身欲走,連話都沒有跟他說上一句的怪樣子,禁不住皺攏起眉來,趕在人還沒離開前,接著伸手扯住她的纖細手腕,不悅地制止她:「妳為什麼看到本王就要跑!?」

眉小鈴沒有回頭,只是力持鎮靜地說:「王爺,請放開我......」

錦王聽見她開口就是一串生疏至極的呼喊,他不快地將她扯過,一邊瞪住她虛心轉開的容顏:「看著我!本王命令妳看著我!」

被扳回了小臉的眉小鈴被迫對上錦王那張冷冷的臉龐,不敢跟錦王對望的她立即垂眼,沒想到錦王撇首一個細聲咒罵,然後忿忿地傾身將唇覆上她的,輾轉熱吻起來;眉小鈴一時不察,於是毫無反抗的動作產生,直到自己的嘴唇被他咬得紅通、腫起,他這才稍微鬆開了她,也讓她可以順利呼吸。

「為什麼......」錦王閉了閉眼,伸手攬過還在怔愕的她,不快地撇嘴道:「妳看起有心事,但妳卻不跟我說!?」

「我......」眉小鈴被他的大掌壓靠在他的胸膛上頭聽著他那規律的心跳聲音,一時支吾;她要跟他說些什麼!?說馬芸芸喜歡他,然後要自己來替她問問他的意思嗎!?

她實在是說不出口。

勉強忍住心底的酸澀,眉小鈴一陣沉默,最後,錦王更加不快了,他沉著臉色,隻手把玩著她的長髮,「是不能告訴我的事?」

「我......」不是不能說,只是......

「難道......是馬芸芸跟妳說了什麼嗎!?」揚揚眉梢,其實他早就注意到在他們用膳的期間裡頭,她的臉色一直是好看不到哪裡去的狀況。

眉小鈴臉色訝異地抬眸瞅著他:「......」他怎麼會知道!?難道芸芸告訴他了嗎!?
......想想也不對,如果他知道的話就不用來問她了......

「是嗎?原來是這樣......」錦王抿唇,思索之後由唇畔逸出一句威脅:「妳要自己招供還是要本王親自去問她?」

她怔了怔,而後有點落寞、黯然地垂著螓首輕聲道:「我說......」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