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秋楓獨自地走進房門裡頭,然後再反手把門板闔上,待她回頭之後見到的是坐在床邊的眉小鈴的那張不自在的赧紅小臉;聽見房門被人推開的聲音而微微仰著螓首的眉小鈴望見秋楓忽地對她笑了笑,仍舊那般親切而美麗。

尷尬地扯著薄被,眉小鈴紅著臉地支吾著:「秋......秋楓姑娘......」幸好不是錦王又回來......

瞅著眉小鈴那副羞窘的表情,秋楓可是愈看愈有趣了,於是跟著緩步走到床沿邊,然後在眉小鈴的身畔徐徐坐了下來,一邊笑問道:「妳怎麼了!?臉色看來好紅啊......」正想伸手觸碰眉小鈴的前額試探看看她是否有發燒跡象的秋楓的纖手卻被眉小鈴那往旁一閃的動作給避過。

「我......我沒事......」頓時結巴的眉小鈴竟無法完整地說出一句話來。

秋楓忙不迭地掩嘴笑了出來。

被秋楓笑得連臉色都更加添上一層薄紅的眉小鈴不悅地噘嘴:「秋楓姑娘!妳笑什麼啦......」瞄著秋楓面上那抹明白的笑意正淺淺綻放的眉小鈴忽然將被子覆住自己的小臉,然後可以聽見她自被子裡頭逸出那串低低的淺淺的懊惱呻吟,秋楓聽著她喃喃自語地說:「天啊......我怎麼會這樣......」她的腦中都是一些錦王跟她的畫面,綻出的火熱害得她連句話都說不好,一張臉紅得跟燒起來沒兩樣......

真是被他害慘了!

「啊啊......」

很清楚眉小鈴現在在想些什麼的秋楓忍不住呵呵笑著,然後動手拿過她覆在面上的薄被,以笑眸瞥視著她:「別這樣,會悶壞的......」

「我知道......」可她......想不出辦法可以退熱啊......

眉小鈴依舊難以自持地繼續紅著臉、垂首,直到聽見秋楓的疑問才緩慢抬頭起來。

「小鈴,王爺他......他都替妳上好藥了吧?那麼下次就別麻煩王爺了,還是讓我替妳擦吧!?」媚眸一勾,秋楓唇畔的笑淺淺漾著,然後望著眉小鈴的臉色不打聲招呼地又再度竄紅了起來,頓時驚訝的她只好極力地忍住笑。

「喔、喔......」根本沒有在聽的眉小鈴只能無意識地點頭,眼神飄忽,就連秋楓喊了她好幾聲都沒有聽見。

秋楓伸手在她的面前揮舞,一邊呼喚:「小鈴?」哎呀,王爺的魅力果然很強啊......

「小鈴?」

「沒、沒事......」眉小鈴赧顏。

「沒事就好。」秋楓露出微笑,接著從床邊起身,「妳就好好地養傷吧!這樣才能報答王爺趕到困龍坡去救妳的心意。」正在桌前準備收碗盤的秋楓淡聲道著,沒想到這串話竟使得眉小鈴忽然露出詫異的表情,然後抬起頭來。

「咦?他特地去困龍坡......不是要救芸芸嗎?」

搖頭的秋楓否認:「不,王爺先知道妳闖了困龍坡,然後才收到應公子的傳書,所以去救右相的千金只是恰好......」

「這樣啊......」眉小鈴垂眼低聲喃著,心頭驀然感到一抹溫暖與甜蜜,原來他也不是這麼沒良心嘛......

秋楓看在心底,微笑續道:「是啊!我就知道妳說自己是個麻煩的這一點其實是在跟我和王爺開玩笑的吧!?瞧妳在這裡也沒有給王爺帶來麻煩啊!」

被“麻煩”兩字懾回神的眉小鈴神色複雜地瞥向秋楓的背影,的確,自她遇上了錦王、被他帶回王府之後,她身上的楣運似乎沒有發生什麼效用......

她因為救了秋楓姑娘,卻被左相刁難,然而,錦王替她擋去了,還讓她留在王府裡養傷;而她被困困龍坡,也是他趕來救她、從土匪頭子搶回了她,再來是他親自替受了傷的她療傷......

綜合說來,他還真是每次都出現得剛剛好,而且都在她倒楣的時候......

也因此,讓她忽然想起了那第一百零一個相士所說的話來:“除非妳能夠找到一個人,一個命中帶福星的男人。”

眉小鈴詫異地瞪眼,心底冒出一個想法:「......」他、錦王,該不會是她的那顆福星吧!?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