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衡在當天夕落前沉默地回到尹府。

眾人見尹衡回府是一個人踏進大門的,在下了馬車之後,尹衡繃著個冷臉,一步也不停留地走進門,下人們見他如此,都莫不狐疑地在尹衡轉過身去時互相討論著怎麼沒見到小少爺雪染的人影同大少爺一起回府。

回望著還待在門口的馬車的後座竟是空空如也的狀態,下人們猜想著雪染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事。
但是他們也只能這樣臆測著,沒人敢去同大少爺問清楚。

這時,剛好也在大門口的凝姨見狀不禁皺起眉頭來,憂心忡忡地轉過身,隨著尹衡走進府內,她也跟著離開大門口進入了內裡。

看來...
她得找大少爺問個清楚了...

究竟,雪染怎麼沒有跟大少爺一起回來的原因。

◎◎◎

傍晚,黑夜緩慢地降臨。

尹衡在自己房裡的桌前思考,不言不語地瞪著桌上剛才由凝姨端上來了的飯菜發怔著,一點食欲都沒有。

雪染就在他的面前被人帶走了!

沒立即搭救他的尹衡怨自己的冷情地垂首,他可是他唯一的小弟啊!

記得當時的雪染被人挾持到屋頂上那對著他皺眉驚喊”不要過來”的擔憂表情,然後他記得自己就愣在原地,雙手緊握成拳,因為他在那一刻的想法是──

不要救他!

不要救他!

這樣他就能毫不費力就報了父親的仇!
這樣,他也能永遠地擺脫了雪染...

頓時的,一抹邪惡意念悄悄地侵入他的心底柔軟處,讓他沒有採取行動營救雪染。

回憶著當時雪染那不顧自己的安危要他快點走的那種能為了他而置自己的生死於度外的表情,尹衡心下一驚。

老實說,他並不想救雪染,一點都不。
但是,偏偏他的心一點都不受他的控制,想救回雪染。

他想要再看著他在白雪中跳舞、然後為他撿鞋,想看他對著他說:”那是你第一次買給我的東西...”時的撒嬌表情,想看他親暱地喚他的名,想跟他在一起共渡每個晨昏...

尹衡的鼻頭頓感一陣的酸楚,兩種矛盾的感情互相地在他的心底不斷地拉扯、撕裂...
突然地,尹衡一個伸手掃落桌沿的托盤,使上面端放的食物一併餵了地。

怒氣悄悄地升起。
雪染是他的仇人,為什麼他還如此地為難!?
暗咬銀牙的尹衡不能原原諒自己竟有如此的想法,伸出手來奮力往桌沿一搥。

怒火足以繚燒整片大地的尹衡將桌子在一瞬間擊了個粉碎。

看,他原來可以救回雪染的...

可,雪染他是...

兩樣的心情讓尹衡不住地仰天狂吼,最後,還是嚇壞了路過的僕人。

夜愈來愈深,尹衡的神智卻愈來愈清晰...

◎◎◎

尹衡於午夜裡頭再度夢見當年的舊事...

「...是...你?」來人那張熟悉的臉孔使得朱倩像被什麼東西螫到似的,縮了縮肩。
望著朱倩那張驚疑不定的臉的尹寧冷笑:「怎麼,妳又沒做虧心事,幹嘛怕成這樣!?」挖苦的話再出口的尹寧看著朱倩毫無反駁的意思,有點火了。

「...相公...有什麼事?」朱倩害怕地低喃著,雙手擱於胸前,保護的意味明顯,因為尹寧...

尹寧哈哈笑了,「我只是想把一樣東西送來給妳...」

朱倩瞪眼,懼怕使得她忽然間又青了臉,暫時無法出聲應答的她看著尹寧自懷裡掏出一張紙遞過來。
只是在她接到手之前,尹寧放掉了握住紙角的手指,任那白紙隨夜風飄盪,在逐漸泛冷的空氣裡飄了幾飄,然後落地。

為了阻止那只紙張再度晃盪,尹寧抬腳踩住,恰好與彎身撿拾的朱倩同一步,朱倩在幽暗的夜裡抬首覷向尹寧那張冷淡至極又帶著嘲弄的臉孔,淚,奪眶。

因為她望見了紙上的一角寫著”休書”兩個斗大黑字,滾滾而落的淚水馬上沾溼了紙上的墨跡而使得字糊掉了。
「...為...為什麼...?」晶瑩的珠淚直滾而下的朱倩抖著唇瓣,那張臉比雪還要蒼白,心底已經結成凍。

呵呵...
她的真心就只配得來這兩個字嗎!?
真是愚蠢...愚蠢...

朱倩的熱淚落了又落,眼前盡是一片模糊,耳邊嗡嗡作響,難過與傷心的感受直撲而來,受不住的她當場身子一軟,跌坐於池邊,尹寧只是冷冷地看著她,不言不語。
「還敢問我嗎?妳與管家偷來暗去的,以為我不知道嗎!?」冷諷暗嘲,尹寧全都使上了。

朱倩抬起淚眼,滿臉錯愕,沒想到他竟然知道了...
這原是一樁秘密,只有她與他知曉的,現在他早已經離開了尹府,不會是他說的...
那麼,告密的人是誰?

看著朱倩沒有反駁、只有震愕的臉,尹寧忿怒地咬牙切齒,恨不得把他們掐死,果然如尹衡說的,他們之間是”有什麼”...
氣怒的他把頭一揚,冷笑:「妳這不守婦道的女人...很好!...妳這麼做是嗎!?膽敢背叛我的人,一律趕出尹府!這條規矩妳該不會不知道吧!?」瞄了眼已呈木然、呆滯狀的朱倩一眼。

「......」

尹寧見她沒應答,蹲低身子,伸手掐住她的下頷,發出比冰還冷的聲音,輕道:「妳明日就給我離開尹家!至於那個雜種...雪染,因為衡兒喜歡他,所以我破例把他留下...」

聽至此的朱倩流下了淚,驟喊:「不──!雪染他是你的孩子啊!他...」

尹寧沒興趣再聽這些會氣瘋他的話,於是想要起身時卻被朱倩拖住了腳,聽著她哀哭:「我...我求你!我求你!不要把我和雪染分開...拜託你...拜託...」
朱倩哭得驚天動地,滿臉淚痕的她再不顧自尊,拚死也不要與雪染分離的心情,讓她憂思得幾乎瘋狂。

尹寧不耐地一腳狠狠把朱倩踢開,但是她又再度撲了過來,大聲哭叫:「我求你...我求你...拜託!我...」

就這樣死抱著尹寧的腳不肯鬆手的朱倩又被踢、又被踹的,尹寧氣瘋了似的想掙開她的雙手,但是就好像朱倩的手是天生黏在他腳上那般,掙脫不掉,尹寧被這樣一拖再拖逼得快抓狂,不顧朱倩的性命的,伸手掐住朱倩的頸,朱倩又哭又咳地喘不過氣來,但是她的雙手改攀上尹寧的肩,身體不住地往後仰──

極怒的尹寧咬牙邊使出所有的力氣於自己的手上,終於眼看朱倩快要翻過白眼斷氣了,這才想到要收回力道的他已經來不及,與朱倩雙雙跌進荷池無法順利呼吸,過了許久,再無生息...

只餘下池邊那張引來殺機的白紙飄盪,兩條人魂恨歸天...

而,這些情形都落入那躲於草叢裡頭暗待的那雙眼睛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